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相关阅读

安慰剂效应与抗帕​金森病药​物

发现一个新的药物对治疗帕金森病是否有效,必须通过临床试验来验证。科研人员会调查试验阶段人群的反应,特别是药物的安全性和治疗效果。正是因为许多的临床试验者的参与,我们才获得了今天对帕金森病的了解,包括你正在服用的抗帕金森病药物。在试验阶段,科研人员经常采用一些方法论来进行对比验证,其中最常用的是“双盲测试”。一组自愿者测试人员服用新药物,另一组自愿测试人员服用被称为“安慰剂”的药物,它没有任何作用,常使用糖丸。试验参与人员知道自己将服用新药或安慰剂,但是无论是自愿参加试验的患者还是研究人员都不会知道哪些人服用新药,哪些人服用安慰剂。

研究人员使用安慰剂和双盲测试来验证新药的真实疗效。理论上接受安慰剂的测试人员不会有任何的症状改善。但是在最近几乎所有的帕金森病临床试验中,一些安慰剂测试人员报告他们的症状得到了缓解。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安慰剂效应”。

是什么使安慰剂发生了作用?测试人员的“期望”是一个可能的原因。测试阶段,参与测试的志愿者会比平时收到更多的医疗关注,包括频繁地去医院。研究已经证实这会导致测试人员产生症状改善的期望,这种期望反过来会补偿安慰剂的功能。安慰剂效应是一个令人惊奇的功能,因为我们的确希望患者能感觉好些;但在临床试验中,它又会对测试结果造成干扰。

安慰剂效应背后的科学

安慰剂效应不是测试人员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有一些生化反应真实在人脑中发生了。我们认为在帕金森病的临床测试中,安慰剂效应之所以这么明显,是因为被称作“多巴胺”的神经递质的发生了改变(多巴胺缺失是引起帕金森病的主要原因)。当人们积极参加临床测试并预期会获得症状的改善时,这将促进大脑中多巴胺的活跃。

多巴胺是如何在帕金森病的安慰剂效应中产生作用的?关于它的一些研究已经展开。其中一个研究中,对安慰剂测试组的帕金森病患者进行了大脑核磁共振扫描,以测试大脑纹状体(大脑中的一个部位,帕金森病患者该部位的多巴胺水平降低)中多巴胺的活跃情况。通过使用统一的帕金森患病评定量表,一些测试人员表现出来较好的症状改善情况。大脑扫描显示症状改善的这些人的多巴胺水平明显高于安慰剂组其他症状改善不明显的患者。

安慰剂效应与帕金森病临床试验

在几乎所有的试验中,安慰剂测试组总会有一些人报告症状得到改善。测试中的新药如想获得通过,它在临床测试的效果不一定必需高于之前研究阶段,但必须高于安慰剂测试组的疗效。安慰剂效应给新药的临床验证设置了很大的障碍。因此,芝加哥拉什大学医学中心,帕金森病与运动障碍中心的主任,克里斯托弗.G.戈茨博士(Christopher G. Goetz, M.D)和他的团队着手进行了一项研究,希望能揭示安慰剂效应是如何影响帕金森病的临床测试的。

他们从11个已经公布的安慰剂试验组中,总共调查了858名患者的测试数据,这些试验是针对不同的药物进行的,而且帕金森病患者症状的严重程度不一。他们使用统一帕金森病评定量表,并规定只有帕金森病症状改善大于50%才可称作安慰剂效应。这意味着对安慰剂有反应的人数将降低一半。

他们发现在安慰剂测试组平均有16%的帕金森病患者症状有明显改善。两类安慰剂测试组中,外科治疗组有42%的安慰剂测试人员报告有改善,这大大高于药物治疗组安慰剂测试人员0%~27%的改善率。

他们还测试了一个假定前提,安慰剂效果在开始阶段是非常有效的,随后也会有衰减。但是试验表明在测试的不同阶段,安慰剂效应的发生率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在临床测试阶段,不能忽略安慰剂效应这部分数据。

研究者的困境

评估治疗手段效果的黄金标准是看看是否能比安慰剂测试结果产生更大的效果。如果测试失败,我们一般的解释是治疗手段无效,或者是虽然有效但被安慰剂效应影响而无法进行评估。由于我们缺乏有效的手段剔除安慰剂效应的影响,所以只有那些疗效显着的治疗手段会获得验证并通过审查,而疗效轻微的一些治疗手段则很难取得成功。

换句话说,这些疗效轻微的研究注定会失败,因为能显着提高帕金森病患者治疗效果的方法和药物更容易吸引我们的关注。但对于很多患者而言,这些小小的治疗进步都是可以接受的。此外,存在明显的安慰剂效应的临床试验,如果要证明显着的疗效,往往需要多达几百人的自愿测试者加入测试。这意味着邀请更多的人加入测试行列仅仅是为了压制住安慰剂效应,而不是为了获得更有研究价值的疗效数据。花费在这方面的时间和金钱也会成倍的增加。

未来的方向

研究人员正在寻找消除安慰剂效应方法。

一种方法是鉴别出会产生安慰剂效应的测试人员,并将其从测试队伍中筛除。这样一来,测试人数会减少很多,但是我们筛除的这些人都有活跃的多巴胺系统,会对安慰剂产生积极的反应,他们只需要那些有一点点效果的治疗手段就能很好的控制帕金森病症状。

很多人问为什么不把这些可以统计的安慰剂效应从收集的数据中剔除,这样你就能知道真正的疗效了。这种想法太理想化,很难实现。在每个临床试验中,安慰剂效应的表现各不相同,我们很难建立一套可靠的准则来包含这些差异。

另一种方法则是将临床测试分为三组,一组接受正面治疗的试验组,另一组是安慰剂对照组,第三组则不做任何治疗。这样我们就能对比安慰剂组和没做任何治疗的对照组。但是这种方案中有2/3的测试者没有接受积极的治疗,与现在的双盲测试相比显得太高了。寻找到测试需要的几百个人,而他们一点治疗都不会有,太难了!

在有些国家的试验中并不会告知测试者可能接受的是安慰剂,这种做法违背道德伦理。虽然有时候对解决安慰剂效应看上去是有效的。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