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相关阅读

玉泉医院马羽主任参加第五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 ——首次展示变频刺激的最新研究成果

今年的4月11号,是第二十届世界帕金森病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综合治疗,品质生活”,这与4月9号清华脑起搏器第五届科学论坛的主题“爱人如己,起搏希望”,不谋而合,一脉相承。

清华脑起搏器第五届科学论坛

第五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参会的领导和专家有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院士,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郑焕敏副主任,曹巍处长,国家疾控中心慢病中心李志新书记,老年健康室王志会主任,神经调控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李路明教授,清华脑起搏器团队的郝红伟教授,北京天坛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张建国主任,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冯涛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外科凌至培主任,清华大学长庚医院王劲教授,北京协和医院功能神经外科郭毅,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功能神经外科马羽主任,以及来自北京医院,中日友好医院,海军总医院,航空总医院和北京友谊医院的专家代表,北京品驰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熊怡中董事长,会议由北京广播电台金话筒主持人苏金平老师主持会议。

清华脑起搏器第五届科学论坛现场

(第五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现场)

第五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旨在帮助帕友了解有关帕金森病的最新治疗资讯,以更先进的技术和科研成果为帕友解除病痛。大部分帕金森患者都起步困难的困扰,无论是药物治疗还是现阶段脑起搏的高频刺激疗法都没有明显的效果,针对这样的难题,清华团队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提出了变频刺激的概念,并且付诸临床试验,取得阶段性成果,引起全球神经调控领域的瞩目。

会中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马羽主任通过播放视频,列举真实病例,向专家、患者和家属们展示了变频刺激现阶段的最新研究成果。变频刺激既可保留高频的有效性,又通过低频弥补高频刺激的不足。

以下是转自新华网的文字实录:

[马羽]

“各位专家、领导,上午好!很荣幸有机会参加今天这个大会,而且我的老师(张建国教授)也在这个台下,借此机会向我的老师汇报一下我这个方面的情况。 神经调控刚才大家都讲了,什么是神经调控,主要是通过手术的方法把电离(编者注:应为“电极”)插到患者的脑内,通过对脉冲发生器调控实现刺激作用并对患者症状进行控制的治疗。核心点是调控,调即调整参数,控即控制症状。 给大家看一个病例,他在手术前已经住在养护中心了,因为老爸实在是照顾不了,女儿在外地工作。这个患者现在我们尝试让他站起来,这是他(完全没有药效)的一个状态。下面是他术后(药效关期)的一个状态,这是药效开启(编者注:应为“药效开期”)的一个状态。他看起来,他在关期的时候已经得到一个明显改善了,但是在术后继续用药的时候,他的症状改善还会更好一些,主要表现在他的灵活性和精神状态。给大家举这个例子目的一个是,患者经常会问,术后患者有没有药物的开关期?术后一样有药物的开关期,但是药物的开关期跟手术前绝对不是一个水平。 另外患者问,在他没有药效的时候也很好,还要不要用药。这个答案是还是要用药,帕金森患者术后用药是为了维持DBS和药物还有患者症状的稳定性,如果他在术后经过一个合理的用药控制和精细调控,术后五到十年基本上变化不大,所以患者不要追求简要(编者注:应为“减药”),简要(编者注:应为“减药”)不是手术的目的,改善生活质量,提高生活状态才是手术的目的。

还有一个患者,这个患者也是我经常给大家举的一个例子,上面是完全没有药效的时候,这个患者完全无法行动。现在也尝试着让她自己站起来,(但是)一点也动不了。下面是她在手术前用药(疗)效最好的时候一个表现,一个是她的表情,刚才大家看到表情挤眉弄眼的,还有已经出现易动(编者注:应为“异动”)的表现了,虽然她的病龄才五年,患者才49岁,本不该表现得这么严重,这个患者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在内科医生的指导下(规范)用药,导致药物的副作用过早地出现了。这个患者手术之后出现一个问题,这是手术开机的当天,当天之后一点效果也没有,按照常规来说,我们给她DBS有效的刺激之后5到10分钟之内,患者就会得到非常明显的改善,但是这个患者没有。后来我们把药物和产品无效的可能性排除之后,我们请了精神卫生科进行了会诊,这个患者有比较严重的焦虑和抑郁状态,在精神科做了十几天的治疗之后,这是患者出院时的状况,相对他开机时要好一点,比他术前关期的时候也更好一点。但可能患者对这种状态也不是特别满意,虽然能够满足自己的一些生活,这个患者四个月和一个半月的一个状态,四个月和一个半月的时候,药物没有改变,刺激参数变化不大,他主要是配合了精神方面的治疗和疏导,这是术后4个月的状态,这是术后一年半的状态。这个例子给大家说的一个方法(编者注:应为“想法”)就是,术后不光是调控和药物,要注重心理疏导和运动的指导,对于整个DBS术后治疗非常有帮助的。如果一个患者真的想获得DBS最好的效果,这几个方面都要综合考虑。 虽然这些方面我们都已经考虑到了,但是还有一些患者是想尽办法也有很难解决的问题,因为每个患者都是一个个体,帕金森病也是有差异化的。现在展示的病人,我们经过多次的调控,把可能的原因都排除之后,仍然存在不能满足他的地方,不能满足他的生活,包括术后吃完药之后的易动(编者注:应为“异动”),还有一些运动障碍。 基于这种情况,这个就是我们国家实验室的中试(编者注:应为“宗旨”),如何让更多的患者在DBS中获益,从DBS中获得更大的收益,这就是现在我们追求的目标,也是我们现在正在探索的一个方向。

对于程控来说,一般程控当中可调的参数就是这么几个,一个是电压,刺激的伏值的高低,还有频次(编者注:应为“频率”),还有脉宽,每一个点播(编者注:应为“电波放电”)持续的时间,经过临床和基础研究发现,真正影响DBS效果的还是刺激频率。用于人的实验之前,大家就用动物了解到了刺激频率的作用。在低于50赫兹的时候对于帕金森症状没有起到治疗作用,等到50到130赫兹的时候,随着刺激频率的增加,治疗效果会不断改善。达到130到200赫兹的时候,会达到趋缓的一个平台。就是说在130赫兹到200赫兹之间,增加它的刺激频率,它的症状有所改善,但是改善偏缓了。所以在临床上十年之前我们使用的频率都是130到185来治疗临床的患者,这是常规的治疗频率。是不是DBS可以更进一步,DBS能不能发挥得更好,国外也有很多在尝试,首先尝试的是低频刺激,国外有很多文章报道出来,低频刺激可以影响患者的步行步态(编者注:应为“冻结步态”),但是会有一个问题,帕金森的症状震颤等等没有改善,或者改善的不是很多,而且疗效的稳定持续的时间较短。有些患者也在常识(编者注:应为“尝试”)低频刺激,可能一个月、两个月之内,症状维持越久,但是之后维持非常短的。高频有高频的好处,低频有低频的好处,所以李路明老师的团队提出了一个变频的刺激,既保持了高频的刺激性,又弥补了高频的不足。我们现在提出的变频刺激是针对步态障碍的病人,这种病人比较多,尤其术后的病人比较多。左侧这个病人是他在完全没有刺激作用下,没有药物作用下的一个状态,我们现在想尝试他站起来,这并不是一个视频的停止,只是他想站起来是在犹豫之中,他站不起来,只能通过家属(帮助)站起来。左边是低频刺激,相对来说比高频刺激要好一些,自助行(编者注:应为“自主行动”)还是有的,但是稳定性比较差。大家看看他的高频刺激,现在比低频又稍微好一些,但是实际上像他这么年轻的人,如果这种走路状态也不能满足他的生活。他来到医院的时候,扶着家属慢慢往前走的。后来我们给他尝试用变频刺激,这种状态下就要更灵活、更自如,回去以后基本能够照顾好生活。变频刺激要比单纯的低频和单纯的高频更有好处,它是一个比较综合性的。

还有其他我们也尝试了,这个患者今天也来到了这个会场,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会后可以跟她交流一下。前面是经过手术之后,高频刺激6个月的状态,后面是变频刺激6个月后。她改善的时间和她走路的时间来讲,明显高于高频刺激,这个患者也在现场。 还有一个情况,这个病人接受DBS手术之后四年了,DBS帮助他改善了僵直震颤的一些症状,但是还有一些不足,也满足不了他的生活。一旦吃完药以后,就是闭眼、张嘴、走路(姿势)比较怪,几乎是不能自理。这是他接受变频刺激之后一年的一个状态,这个病人也在现场,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跟他交流一下。 变频还是在探索和研究之中,具体的适应症,如何调控,如何设置,我们现在也在逐渐琢磨当中,经过DBS手术一年以上,多次调控效果不是很理想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变频的治疗。变频除了在帕金森病患者应用之外,也对肌张力障碍的患者进行了一些尝试。这是一个肌肉力障碍的患者在变频6个月之后的一个表现。 我在这儿就给大家展示一下我们研究的一些工作,实际上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一步研究,到底如何设置好更多的变频参数,什么更优选,什么样的人更适合变频,也希望各位老师多给我们提意见。谢谢大家!”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live/20160409a/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马羽主任)

下午是玉泉医院、长庚医院、天坛医院、301医院、协和医院、航空总医院、海军总医院等大医院的联合义诊。玉泉医院马羽主任医师的义诊台前熙熙攘攘,帕友络绎不绝。马羽医师凭借她一流的调控技术在患者中树立了非常好的形象,很多帕友是特地从外地赶来咨询马主任,甚至还有帕友专程赶来,只为让马主任进行程控。义诊活动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帕友都已渐渐离去,而马羽主任是最后离开会场的义诊医生,这不仅仅是因为咨询帕友很多,更因为马羽主任的仁心和爱心,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

(义诊现场一)

(义诊现场二)

这次帕友会有不少患者从外地赶来,对于患者和患者家属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在义诊现场,不仅有各大医院专家,更有广大帕友,可以与各地帕友互相交流,互相借鉴,获得更多资讯,也是帕友与社会的一种接轨,就像马主任说的,治疗帕金森病不仅仅需要高超的手术、程控技术,还需要结合心理调节和治疗。

这已经是清华举办的第五届脑起搏器论坛,通过这次论坛和义诊活动,玉泉医院第一次向患者和专家们展示有关变频刺激的最新进展,进一步提升玉泉医院在医疗专家和患者之间的声誉和地位。

(编辑:杨希希  摄影:宋俊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