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相关阅读

细胞移植治疗帕金森病的重大难关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伴随意识丧失的头部撞击性脑损伤,可能会增加患帕金森病的风险。该结果发表在JAMA Neurology在线杂志。此外,研究人员并没有发现颅脑损伤与阿尔茨海默病之间的关联。

有很多颅脑损伤对神经系统造成影响的新闻报道,运动员中常见的反复受伤,并伴随短暂轻微的意识丧失,比如最近去世的患帕金森病的拳王穆罕默德•阿里。这项新的研究聚焦于伴随意识丧失的头部创伤对老年人的长期影响这一狭窄领域,即使他只受过一次这样的脑损伤。

下图A为术前术后UPDRS开期、关期评分,B为术前术后F-dopa PET成像。

下图A为术前术后UPDRS开期、关期评分,B为术前术后F-dopa PET成像

此图就已经预示细胞长的好,但临床不好的悖论了。

此后患者又扛了几年,再次走入了手术室。这次是丘脑底核深部电刺激。还是传统方法好使,做完手术,症状好了一些。可惜此时已经很严重了,依然要靠轮椅出行。又过了几年,患者去世,作者取了脑组织,做了病理,写了这篇文章。

病理发现什么呢?与临床上那样低迷的表现大相径庭,这些移植进的多巴胺能细胞长的很不错,数量多,功能活跃,与周围神经元形成了不少的连接。虽然有些磷酸化α突触核蛋白,但还有很多移植的神经元很健康,没受干扰。

下图为酪氨酸羟化酶的量,可以看出,移植后患者水平不输于正常对照。远好于一般PD对照。

酪氨酸羟化酶的量

为什么多巴胺能神经元长势这么喜人,都几乎达到正常人的水平,临床上却仍然加重呢?作者给了几个可能的解释,但自己又否定的差不多了。最终,作者觉得满意的解释为:虽然多巴胺能神经元长的不错,并且和周围的神经元有功能连接。但可能还是相对较弱,不足以改善临床症状。但却比无用强一些,达到引起异动的强度。

当然我在这方面没有那么专业。我猜想会不会和移植的位置有关,正常情况下,黑质纹状体环路受上、下游调节。手术直接把多巴胺能神经元放到纹状体旁边,有点像复杂网络简单化了,失去了上下游的调节。另外可能本来纹状体A位置突触末稍多,B位置突触末稍少,移植后说不定B位置反而比A位置DA神经元多,也违反了生理活动规律。现在川普和海关上下游都有许多其他的行政机构干预,他好不容易想兑现承诺,不让中东某些国家的人入境美国,但受到非常大的反弹和干扰,命令得不到直接的贯彻和执行。这就像正常的黑质纹状体环路,受很多制约,从反馈中调节。万一哪一天美国那些其他的行政力量都没了,川普可以直接指挥海关(就像把多巴胺能细胞直接放在纹状体旁边),川普就可以直接影响签证政策,川普今天想禁止墨西哥人就禁止墨西哥人,明天想禁止中东几个国家的人就禁止中东几个国家的人,反复无常、不稳定。就像这例患者移植后出现了异动症。

这篇文章提出了细胞移植治疗帕金森病的重大难关,即使有一天我们可以熟练的养出可以用的干细胞,还能让它定向分化成多巴胺能神经元,但怎么放到脑子里,放到哪里?能不能保证起效?仍然是个比较难解决的问题。

参考文献:Robust graft survival and normalized dopaminergic innervation do not obligate recovery in a Parkinson disease patient. Annals of Neurology. 2017 Jan 1.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