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关磊(2)

大医精诚,身体力行

                             ----记马羽医生


作者:关磊

2016年11月7日,为了医治多年的PD疾病,我在家人陪同下再次来到清华大学附属玉泉医院,与神经调控中心马羽医生又有了一次美丽的相遇。

玉泉医院规模不大,这在当下推崇“医疗航母”的时代,与北京其他大医院相比,“可能”不具优势,以至于在我住院前和住院期间,每每有亲朋好友探望或问候时,面对他们提出“为什么不到北京的某某医院”时,我都要重复一下几句解释的话,“我去这家医院就是冲着马羽医生的,她医术高明,医德高尚,云云”,然后,听者也是半信半疑,只是不再追问了。其实,我坚信,医院是否值得患者信任,不在于规模的大小,不在于建筑物的高大宏伟与否,而在于是否有足够多的“大医”,在于是否有足够好的服务水平,马羽医生就是我眼中的“大医”,玉泉医院就有较高水平的医疗服务!因此,玉泉医院就是一家很好的医院。

诚信是做人之道、医院生存之本,失去了诚信就等于慢性自杀,真诚和真实才是医院最大的财富。在这次住院期间,从安排床位到办理出院,从检查评估到给出医疗方案,我都从心底感受到了马羽医生的真诚和真实。

随着医学的不断发展,医学专业的不断细分加速了人们对事物的认识过程,但也使医生只关心自己研究的局部而忽视整体的人:见病不见人,见组织不见人,见分子不见人,医患关系逐渐失去了“人情味”,医患关系成了冷冰冰的“物化”关系,现代医学人文精神衰落,加上社会风气不正,个别医生医德不彰,多种因素导致医患关系紧张、僵化,实在令人遗憾。但必须看到,大多数的白衣天使仍然怀着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安守自己内心的宁静,诚恳的为患者服务。马羽医生就是这样,她让我对医生和医院心存感激。

人们常说,医生要把患者当亲人,但对于我来说,几年来和马羽医生打交道的经历使我真心把她当成了亲人(不过,这个话我没敢给她说过,一来担心我太浅薄,二来也害怕纷扰她。我想还是做个心灵深处的亲人为好,也不知道马羽医生收不收我这个“病亲人”?)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高超的专业水准,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还因为她的诚心仁义、令人敬仰的高贵人品。

讲了这么多,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篇幅所限,我仅举两例。

我本来计划要做脑起搏器手术的,但术前严谨的检查令我印象深刻。听别的一些病友讲,同样是PD患者,别的医院医生当天就确定是否做手术,必要的血液检测和脑部影像检查后,第三天就进了手术室。到了马羽医生这里,除了上述检查外,护士做了很详细的药物效果记录和比对,一日数次用录像设备录下状态。马羽医生也数次亲自到病房观察我在不同药物效果下的反应状态,并耐心与我交流沟通。

当别的病号吐槽在其他医院见到医生不容易,等了好几日花费300元挂上的特需专家号,2分钟不到就被打发走了。即使是住院治疗,医生们都很忙,除了年轻的初级医生,但凡是有点名气的医生,就会很难见到。听着大家感叹,我分明听出了他们是在肯定和赞扬马羽医生。

马羽医生的精益求精更是体现在我临近做手术前的最后一项检查上。马羽医生说我的病情有一些特殊情况她还没有彻底弄清楚,建议带我去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影像研究中心再做一次磁共振检查。经了解,清华大学的这个研究中心基本上是国内顶尖的磁共振检查平台,出发前,我想不管检查的结果如何,我有这样的机会都是很幸运的。更让我吃惊的是,马羽医生那么忙,竟然抽出半天时间带着两个助手亲自到了清华,就陪着清华的老师在操控室观察结果!第一次是下午1:50进检查室,一次40分钟;马羽医生不放心,做完后,让我服上美多巴,并等起效后请求清华的老师再做一次进行比对实验。因为这种药物的起效受胃内食物状况甚至服药人心情的影响,服药后药效迟迟不来,马羽医生安慰我别紧张,让到附近走动一下,一直等到5点半才开始第二轮检查。

最最令人感动的时刻来了!

两次检查的比对后,马羽医生竟然说我的情况做手术有效,可以做,但建议我先不做,先进行保守治疗,而且告诉了我明确的后续医疗方案。马羽医生还安慰我说,先保守治疗一段时间,如果效果不佳,再考虑手术也不迟!

我的天!在当今经济效益至上的医疗环境下,面对医疗目的的迷失,价值体系趋利性诱惑等混乱,马羽主任的作风展现出的是一个纯粹的科学精神!一个医生,如果同时具备了严谨细致、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和以人为本、悲天悯人的人文精神,他(她)就一定是一个好医生!

孙思邈的“大医”标准有两条,第一是精,由于医道是“至精至微之事”,习医之人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亦即要医者要有精湛的医术。第二是诚,亦即要求医者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般感同身受的心,有“大慈恻隐之心”,且不得“自逞俊快,邀射名誉”、“恃己所长,经略财物”。

数次找马羽医生就医的经历,很多病友的口口相传,证明马羽医生就同时兼具了这两个标准,精于业务和诚于患者,她一直在身体力行,她就是孙思邈所说的大医!

最后,以一首拙诗向马羽医生和玉泉医院致敬:

大医

                                                                                            -----致敬马羽医生及玉泉医院


轻轻的,我来了,

医院橘红色的门诊楼,

红色不正是天使们的一片热心?

温暖我心,让我心慰。


医生的安慰,护士的微笑,

病友的鼓励,家属们忙碌的脚步,

与病魔斗争的路上,

原来我并不孤独!


轻轻的,我走了,

医院门口那两棵金黄的古银杏树,

婆娑的金色树叶不正是天使们一颗颗剔透、美丽的心?

让我留恋,令我不舍。


大医,医之顶峰,

心向往,意向随,

玉泉医院,

大医可见。


河南郑州患者 关磊

2016年11月17日 于家中


清华大学附属玉泉医院看病记


作者:关磊

我是一名帕金森病患者。2015年4月上旬,准确的说是4月8日,慕名来到清华大学附属玉泉医院找马羽大夫看病,短短两天的时间,马羽大夫及玉泉医院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早在半年前,我对马羽大夫已经有所耳闻。先是从一些“帕友”那里听说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有一位“马博”,(帕友们对马羽博士的昵称),擅长脑起搏器术后调控,待患者特有耐心。

说实话,当时我对此有些半信半疑。因为见惯了大医院里的“繁忙”,业务棒的医生多了,但有耐心的少了——但凡是大医院里的医生,都很忙,那么多病号在等着呢,哪有时间和患者“长聊”?话少了沟通自然不够,本来鱼水关系的医生与患者之间反倒缺少了相互理解与信任。所以,马博的耐心也只是个传说吧!但随后发生的事慢慢让我意识到自己错了。

14年下半年,我开始在网上与马博有几次接触 ——马博每周有一次固定时间(每周六20:00)在线答疑。不管问什么问题,她都能详细解答,其实,我心里明白,我的很多问题可能对一个专科医生来说,可能是每天都要重复告诉患者的老问题。偶尔马博有事要提前离线时,“抱歉,今天的答疑就到这了。”“抱歉,下次我要出差,不能陪大家了。”她的彬彬有礼让我有些“受宠若惊”,这不就是我们患者梦想中“好大夫”吗?

几次接触下来,我决定去北京见马博,因为我知道互联网并不能让医生对病情有准确的判断。 马博告诉我脑科中心14年年底要搬入新的病房楼,东西有些乱,不急的话最好过完年再去。

15年4月,春暖花开,我动身来到北京玉泉医院。

下火车,转地铁,辗转来到玉泉医院。呵呵,与很多“航母级”的三甲医院相比,医院规模不大——一栋脑科中心楼,一栋妇产中心楼,中间夹着一栋稍旧些的门诊楼 ——上帝保佑,但愿是座有仙之山,有龙之水吧!

很快见到了马羽博士,年轻,漂亮,热情,细致,耐心,富有灵性。我觉得形容一个人“好”的词似乎都可以用到她身上。她秀丽的面庞总是带着微笑,透出和善,这是不是古人讲的“面由心生”?——如果一个人有颗金子般的心,她一定会是时常面带微笑,友善待人。

马羽博士耐心询问了病情,认真听了我的讲述,仔细观察了我各种肢体动作的姿势。她说话语速不快,有时还稍作思考,再作回答。我也向她讨教了许多问题,她都一一做了解答。听着她的话语,我似乎感到她对我患病的痛楚感同身受。透过她洁净眼睛片后的一双明亮的大眼,我分明看到了她是在用“心”和一个患者交流。

因当天不能完整做出判断,还让我第二天早上特意不吃药,看看会是什么状况。第二天上午,又几次见到了马博士,还做了肌张力测试。马博告诉我,我的病情还有调药的余地,建议先不做DBS手术,继续服药治疗,一年后再看。她耐心地告诉我如何调药,如何锻炼,如何去除思想包袱,如何调控情志,还告诫我应当坚持工作,以利康复。

我的愉快看病经历结束了。这次经历令我印象深刻。马羽博士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大医精诚”,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医者,仁术也,博爱之心也。”通过马羽博士,我明白了什么是“小而美”的医院。

谢谢,马博!谢谢,玉泉医院!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