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胡嘉武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胡嘉武

 

胡嘉武术后近照

本人今年60岁,目前已从水电行业退休。我35岁左右处于紧张状态时,手开始有些微微颤抖。2007年自己承担的水电建设项目处于关键阶段,工作压力加大,手颤抖情况加重(以右手较为明显),于是开始四处求医。自2007年十余年以来,为身体震颤之疾(后来确诊为帕金森病)先后求诊于湖北宜昌各大医院、武汉协和医院、北京宣武医院、北京天坛医院等,主要秉持西医治疗,同时辅以中医汤药和针灸按摩治疗,但效果均不理想。

近年来,我的右手抖动趋于加重且不易控制,同时右腿沉重且酸麻,全身肌肉酸痛,左手亦继而发抖,左脚板时常有些像要抽筋的感觉(但又不是抽筋);动静时均有右手指带动右臂抖动现象,紧张时左手指和右腿均有抖动,且右腿酸麻,坐久近屁股处大腿酸痛;晚上睡觉时右臂异动频繁,翻身较为困难,且一晚起来夜尿达3~4次。整个人坐卧不安,药物控制期明显缩短,病情呈加重趋势,自我感觉痛苦不堪!

万般无奈之下,2016年3月再次来到北京求医,经病友介绍、上网了解和实地考察,并有幸参加了清华大学主办的“第五届清华脑起搏器论坛——2016帕金森年会”,认识了热心快肠的“无奈”(网名)和一帮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手术效果良好的帕友,时时听到帕友们称赞神经外科马羽博士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由衷好评,同时了解到经过“十年磨一剑”的持续努力,取得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北京品驰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生产的品驰品牌脑起搏器,承诺技术保障且性价比优于国外同类产品;大家对我都很关心;同病相怜,互相鼓励。本来我来北京只是想找大医院专家看看病、开点药对付一下就算了(反正帕金森病是不能治愈的)。虽然北京天坛医院的专家建议我进行手术治疗,但我对手术治疗总是顾虑重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到马羽团队热情洋溢的服务态度和已经手术的病友对马羽团队发自肺腑的赞誉,我认准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2016年4月,在马羽博士和周荣淞医师、刘医师、玉泉医院相关医护人员及家人的精心呵护下,对我进行了脑深部电刺激治疗(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通过与马羽博士、周荣淞医师等近距离接触,耳闻目睹见证了马羽团队对待病人像亲人般的温暖,使我们深为感动。

DBS手术一周后开机至今,效果良好;目前用药量在原来的基础上逐步减少了近一半,身体颤抖的现象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浑身酸痛和晚上睡觉时异动的现象消失了,能自如翻身了(晚上也不常起夜了),睡眠质量和精神状态有了明显的改善。特别是,外出在公交车上和人多的地方也见不到另类的眼光了,让我重新找回了自信。现在感觉整个人身心轻松多了,生活自理能力也强多了。身心舒畅了,脸上时而能绽放出久违的笑容。在我妻子的提议下,我把网名“武子”(谐音“苦子”)改成“顺子”,寓意今后能够顺心顺意!

虽然如帕友们所述DBS手术只是治疗的开始,后面的调控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治疗,但我相信马羽博士,相信马羽团队,不但为我们敲开了重生的大门,更能为更多的帕友在通往幸福的大道上保驾护航!

再一次感谢马羽博士、马羽团队精湛的的技术和高尚的医德!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