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刘倩倩(1)

帕金森患者刘倩倩手术后的感受 


作者:刘倩倩   2018年3月1日

 

我叫刘倩倩,今年33岁,患帕金森5年多,主要症状以僵直为主。家住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

于2018年3月5日晚在梅子姐的帮助下顺利的入住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并办理好了入院的手续。在经过了一系列检查之后于3月9日进行了DBS手术。

在检查中让我印象最深刻是在清华大学做的核磁共振的检查,那天我们早早的就来到了清华大学,紧接着就是马博、杨大夫、还有负责为我们做检查的一位老师,还有一位帮助我们上到核磁架子的一位老师,他们陆续的都来到了,做核磁时他们的耐心叮咛和细心让我们倍感温暖,记得第一次检查的时间就差不多50分钟,然后马博把我们都叫到了另一个房间向我们详细的介绍了我所检查出的问题,检查中看到我脑供血不足因为我血压低,我小脑有问题(之前我一直有头疼的毛病一次因吃多了头痛的药而导致中毒),颈椎有毛病右侧较严重等等,之后杨大夫为我进行了针灸,二十分钟之后再做检查时显示我的效果很明显,对此我和老公对他们佩服的真是五体投地,这个机器真的好神奇,随后又做了第三次检查。

由于我一切检查都比较顺利,于是在3月9日他们为我安排了手术。

上头架的时候真的好疼我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次的手术,所以我必须忍住,马博告诉我说整个手术中最疼的部分结束了,当时我心中还有点小欣喜,然而手术中在进行伤口缝合时由于麻药的药劲已过,那种疼痛感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虽然我疼的在叫在喊但我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后来我听到马博和一位麻醉师的谈话,我的病人都是很坚强的············,在那一刻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周大夫、马博、麻醉师他们赶紧为我擦眼泪并安慰我。

手术后我打了7天的消炎药水,手术后第二天和第三天我出现很严重的头疼,痛的我无法入睡,当时正好是周末值班大夫刘大夫对此也很是着急,第二天周一上班周大夫为我开了止痛的药,中医杨大夫来为我做了针灸治疗,隔壁房间带女儿来看病的一位青岛大姐也过来帮我做了中医按摩,再此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治疗。

自那之后我头疼的毛病也没有再犯过。周大夫经常会过来关心我要好好吃饭。

术后一周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开机调控,刚打开机器调好参数我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后来又经过了几次的状态反复和调整,这次手术后我最期待的就是可以不用吃药,开机的第一天马博就让我停了所有的药,她说既然我们是奔着不吃药来的那就在一开始就把所有的药都停掉。在我出院的当天,马博7点左右就来到了医院,第一个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为我进行了调控,真的为马博这种拼搏的精神所感动。

我于3月26日出院,回到家的这几天我的状态一直都不错,也停掉了所有的药,感谢科技的力量,更要感谢马博用精湛的医术带给我新生命的开始。

此次住院期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隔壁床的阿姨和那位“风风火火”的大爷,阿姨说为了找到值得信任的医院和医生,用了整整5年的时间,本来阿姨预约好了上海的一家医院,后来看到有帕友手术的效果后,毅然决然的来到了玉泉医院找到了马博,我出院的当天阿姨做手术,祝阿姨手术成功,在马博的调控下,能够取得自己所期望的满意的效果。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