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汤万达(1)

从“回来”想起的(随笔)


作者:汤万达

 汤万达近照

汤万达近照

日前,上网QQ,与梅子聊了聊,说起胸部刀位的皮肤红肿、疼痛的事情。没想刚下了电脑,就出现马羽博士又是打来的电话,又是发来QQ,询问红肿一事,要求拍照片传给她,并说赶快回北京来,QQ上说“尽量回来,及时处理,避免坏死”。我想路途遥远,暂时不去了,待自己处理观察后再说。

人是先不去了,但是心却飞往了北京。一句“回来”牵动了我的情思。

一般医生在这种情况下最多是说,你“来”医院看看吧。然而马博却用了“回来”两个字眼。这“回来”两个字让我想起了往日在玉泉医院的情景,心绪流连。马博之所以会用这两个字眼,是因为她把医院当成我们帕金森病人的家,把我们帕金森病人当作她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亲人。这是她的潜意识,也是她为病人精心、长久的服务的高贵品质的积淀和升华。

是啊!她的为人处世,她的医德医风,无人不予佩服。我近年三次上玉泉医院,最长那一次住院近两个月。每次她都这样,从医疗到住宿到吃饭乃至出外活动,无一不在她的关心之下。我刚做完DBS手术,一开机我便跑到鸟巢去玩,结果俩脚肿了起来。她见了悸动的失声。一次我买好了回程机票,又想再调控一次,她就在出差湖南回来后没有吃晚饭直接赶到医院为我做临行前的一次调控,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还为别的病人做事情,也不知道她十点后什么时候回家吃饭。令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马博就是秉持自己的个性签名“感恩做人,敬业做事”的。(对于马博,我曾经撰文《我心中的马博》,予以赞美)

这个“家”就是围绕着马羽博士的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整个团队。对他们来说,他们都是整个“家”的常住人员,而我们则是这个“家”出行者而已。所以,马博会有“回来”之说也就不言而喻了。

是的,这个“家”我是要“回”的,因为我也早把它当成了我的家。

二〇一六年五月三十日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