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王淑仁

希望在这里起航


作者:黄云建(王淑仁家属)

 术后游卢沟桥

术后游卢沟桥

三月的东北大地,春寒料峭,万物枯萎。此时母亲的心境就象窗外的景色一样,没有一点生机和活力。六年前母亲被确诊患上了帕金森,乐观、开朗、自强的母亲一下子被这无情的诊断书给击蒙了,无助、绝望、情绪低落。在当地医生的建议下,患病初期的母亲开始服用金思平(司来吉兰)。但在服用两年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美多芭。美多芭很好的药效使母亲仿佛又找回了患病前的感觉,心情比以前开朗了很多,久违的笑容也重回到了她的脸上,我们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多芭的剂末效应和开关现象开始出现了,随之而来的睡眠不好、疼痛和其它一些症状开始出现。看着母亲药效过后难熬得神情,我们也是非常着急。在这之前,我们通过网络对帕金森病目前的治疗方法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也认识了一些帕友。这些帕友们发表在论坛里的治疗亲身经历及良好的治疗效果又给们带来了一线希望。在帕友家属的帮助下,我们联系上了清华玉泉医院的马羽博士。初次联系时,马羽博士专业的问询,亲切、随和、自信的话语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通过和马博的交谈,我们了解到玉泉医院是集术前评估、术中定位、术后调控于一体的医院,特别是术后调控方面在国内享有美誉。对于我们患者来说,术前和术后在同一个医院是非常理想的选择,因为调控的医生非常了解病人的病情、靶点的定位及初次开机的参数设置。经过多方的考虑,最终我们选择了清华玉泉医院。

2016年3月,我和母亲踏上了北京求医的列车。初见马博是在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的办公室里,她秀丽的面庞带着微笑,透出和善。马羽博士耐心询问了我母亲的现状、治疗过程及服药情况,同时还仔细观察了各肢体动作的姿势和反应状况。她的谈话流露出东北人特有的豪爽和风趣,可能因为都是东北老乡的原因,她说话时不时的能露出几句东北方言,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我母亲原先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放松了。在马羽博士的帮助下,我们到达医院当天就住进了医院。医院干净、整洁、有序的环境给了我们非常好的感受。随后在马羽博士的带领下,她的医疗团队展开了一系列详细而专业的术前评估和检查工作。在科学而严谨的评估后,马博士认为我妈患病六年,各种条件符合做脑起搏器的条件,手术后药物配合机器调控,会起到很好的疗效。她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讲解着手术及术后的一些注意事项。在起搏器类型的选择上,考虑到帕金森患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会发展成双侧,加上我母亲的年龄,如果现在只做单侧的,以后发展到双侧还得再动一次手术,病人还得再遭一次罪,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次做完双侧。她扎实的理论素养和丰富的手术经验打动了我们,手术方案终于确定下来。

2016年3月10日由马博士主刀顺利做了双侧脑起搏器手术,术后CT检查显示术中定位靶点准确。术后7天开机进行初调,马博非常熟练的输入相关参数,边输边细致的问我妈身体各部位的感觉,并不时的调整着。在马博精湛的调控下,原来走小碎步,不敢转弯的母亲真正体验了正常人想走就走、想转就转的感觉,心中的自豪感和喜悦感油然而生。我们不禁感叹:正是因为有了马博这样敬业、精业、勤业的医疗团队,才给了我们享受美好生活的希望和权利。

术后十四天,我母亲终于可以康复出院了,看着窗外那吐嫩芽的柳枝随风摇摆,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春天的气息,春天是个充满希望的季节。回想在玉泉的日日夜夜,我恍然: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不正是我们每位帕金森患者及家属心目中的希望“绿洲”吗!而马羽博士所带领的医疗团队就是带给我们希望的“绿”的使者!

 李教授来看望

李教授(右一)来看望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