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王友德(1)

玉泉医院DBS手术效果太神奇


王友德术后在医院输液中

61  帕金森病14  DBS术后

女儿在网上查到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那里有目前针对于帕金森病最先进的治疗方法--脑深部电刺激术(DBS手术),有专业的帕金森病治疗中心,由马羽博士亲自定位,电生理检测和术后的程控。我们在20142月份坐飞机赶来了北京,马羽博士联合神经内科乔立艳主任和神经外科田宏主任给我做了详细的检查和心理评估,确认我适合做DBS手术(脑深部电刺激术)。

刚到北京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故事,因为我行走不便,机场为我安排了轮椅,听说我来北京看病的情况,机场人员热心给我提醒:“你们外地人来北京看病不容易,要选择正规的医院啊。”在我的坚持下来到了玉泉医院,看到细心的马羽博士和耐心给我讲解手术过程的田宏主任,让我更加坚信了要留在玉泉医院治疗。更何况病房里我看到刚刚做完DBS手术的病人。他叫甘保学,后来我跟他成了朋友,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手术过程

手术前一天医生告诉我晚上12点之后就不能吃东西喝水,并且头发也剃光了。

1)头架安装

第二天我在处置室里,要进行头架的安装,这是手术的第一步,就是把一个正方形的金属框固定在我的颅骨上,我以为应该会很痛,因为我看到有4根类似螺钉的东西钉在我的头上,可是马羽博士不停的在我耳边跟我聊天转移注意力和局麻药的作用下,几乎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完成了头架的安装。安装完头架之后我的儿女和老伴陪伴我去核磁共振室做头颅MRI,女儿看到我的头上的头架,开玩笑的跟我说,“好像变形金刚。”我只是轻轻的点点头。这是决定我命运的一天,帕病折磨了我14年,成败在这一天。

2)术前核磁定位

女儿把我推到核磁共振室后稍微等了一下,我就被搀扶进核磁检查室,田宏主任在我的头架上又装了一个塑料的架子,说是在核磁中能显影,用来定位手术靶点的。可能是我抖的比较厉害,田宏主任让护士给静脉注射了点镇静的药物,让我的震颤暂时停了下来,医生让我的女儿留在房间观察呼吸情况,其他人都出去了。模模糊糊就听到机器“轰轰”的声音。很快我就被送回了病房,等待护士来接我去手术室。

3)局麻下电极置入

终于等到护士接我进手术室了,躺在手术床上,细心的马羽博士还问我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很快田宏主任给我注射局部麻醉药,之后感觉在确定靶点,然后就是令人心跳的“吱吱”声钻入我的耳朵,虽然不疼,但是心里还是有一些恐惧。但是我是经历过14年帕金森病折磨的人,能治好我的病,这点担心算不了什么,这么一想心里反倒平静了许多。终于结束了钻孔,我也松了一口气,随后听到监测仪器“沙沙”声,过了一小会,马羽博士告诉我电极装好了。随后进行了电极通电的测试,测试过程中,马羽医生问我感觉怎么样,随后让我做出一些指定动作,比如握拳、骑脚踏车。感觉手也不抖了,肢体也不僵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下了。

4)术中核磁确定靶点

马羽博士说“手术最重要的部分过去了,一会我们再去做个核磁确认一下靶点位置和手术部位有无情况,之后你睡一觉手术就可以结束了。”很快我就被推回手术室,麻醉师问了一些问题后感觉手上被扎了一针,几分钟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5)术中电池安装

电池安装我处于全身麻醉的状态下,安装的过程应该跟田宏主任在术前介绍的一样,会在脖子下做一个隧道,把埋在胸前的电池和电极连起来。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病房。看到了我亲爱的女儿和已经消瘦的老伴,也听到了他们同时问“感觉怎么样?”马羽博士和田宏主任来病房看望了我。并告诉我的家属手术很成功。

6)术后开机及程控

手术结束后过了十几天田宏就把我头顶、耳朵后面和胸前的几个伤口缝线给拆除了。我自己照镜子看了下,胸口的伤口有6厘米,脖子的伤口有3厘米,头顶上还有两个“U”型的伤口。头发长出来之后,头顶和脖子的伤口已经看不到了。

术后三个月

开机之后我就可以自己穿衣,失眠的症状也改善了不少。老伴也不用贴身的照顾我,不过老伴术后刚开机的时候还是会时时的注意我,生怕我再摔倒。我现在也可以帮助老伴干点家务。老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晚上再也不用为了照顾我而起夜,两个月体重增加了6斤。

手术后三个月正值五一期间,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到北京旅游,顺便到医院看望了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的医生们。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