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医院帕金森病中心

张锁团(1)

从不幸者到幸运者


作者:张锁团

张锁团近期照片

一九九六年夏,我发现左手轻微抖动,行走时左腿轻微拖步,对工作和生活没有影响,也没有在意。四年间,症状逐渐加重,于二000年在省人民医院确诊为帕金森病,开始服用美多芭和泰舒达,效果不错。五六年后,症状越来越重,药量越来越大,疗效越来越差。这时,有医生推荐“美敦力脑起搏器植入术”或“苍白球毁损术”。对于美敦力脑起搏器植入术,20多万元的费用加上四五年后需要换电池的费用,根本无力承担;对于苍白球毁损术,我们不信任。随着病情加重,服药有效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白天行走时出现步态凝固,夜里躺在床上不能翻身,四肢震颤不止。我常常悲叹:我怎么这么不幸,帕金森病落在我的头上,真是生不如死!

二0一一年,在电视节目看到清华脑起搏器研制的消息,我眼前一亮,感觉有了希望。二0一二年,我有幸成为临床试验志愿者,有幸经过马羽博士的术前评估,有幸由张建国主任和马羽博士等专家为我成功地进行了可充电清华脑起搏器植入术。术后有幸由马羽博士为我开机程控,瞬间感觉就像在捆绑中被解放出来。

术后三年多来,每当疗效减退或出现新的症状时,我就要到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帕金森中心找马羽主任给我程控。每次程控,马羽主任都是耐心地询问,仔细地观察,精心地调控,直到我满意。今年三月,因异动我又来到玉泉医院,马羽主任介绍了新的清华脑起搏器变频技术,我欣然接受使用。经过三天的精心程控-仔细观察-再程控,异动消失,我感到行动自如,取得了非常满意的效果。

愿五湖四海的帕友们,能够得到像马羽主任这样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医生们的治疗,由一个不幸的处处需要人照顾的帕金森患者变成一个能生活自理的幸运的人。

点击浏览更多患者案例

YuQuanDbs.com - 2014 ©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 邮箱: service@yuquandbs.com. 京ICP备14037016号